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教育
健康文摘报:切,还是不切?—一个通过医患信任共同战胜死神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4-04-04  来源:  字体大小:【

(健康文摘报:2014-04-05)  

切,还是不切?

  去年7月的一天,半夜从外院转来一个小女孩,被父母抱到病房时脸色苍白。门诊超声考虑肠套叠,这是一种儿童常见病。

  这个孩子发病时间很久了,我觉得病情已很危重,完成准备后就马上进了手术室。

  手术时发现,里面的情况和术前判断一样,肠套叠,而且是小肠套叠,一种更少见、更难复位的类型。套入的肠管长达一米,这一米的肠管呈暗紫色,只有局部稍有点血色,肠壁上还有一个息肉样肿物,这个直径不到两厘米的肿物就是诱发肠套叠的元凶。我对助手说恐怕留不住了,得切。

  在量完肠子这几分钟后,原先暗紫色的肠子有些红润了,解除压迫之后,肠子的供应血管恢复了血流,已经缺血的肠子似乎渐渐开始缓过来。

  我开始犹豫了,切,还是不切?切的话,不用担心后期肠坏死的问题,不需要做两处肠吻合,但是孩子将失去一半的小肠,可能导致发育落后。不切的话,现在不太好的肠子术后出现迟发坏死风险不小,这将导致严重的后果,而且在切除肿物及肠壁破口两处肠管后还要做两处的肠吻合,术后吻合口瘘的风险要增大至少一倍。

  在肠管可疑坏死的情况下,切除肯定是符合原则的,这个肠子留下来风险太大,哪怕术后真的出现了短肠综合征,肯定也怪不到我头上来。切除对孩子来说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对手术医生来说肯定是更安全的选择。

  在肠管有存活机会的情况下,不切除肯定也是符合原则的,在肠管颜色红润,血管有搏动的情况下,如果留下来的这段好了,孩子保全了几乎全部的肠管,医生也会很有成就感。但如果又慢慢坏死了,那将导致大量毒素吸收,甚至肠穿孔,就可能要了孩子的命。家长很可能大闹医院,索要巨额赔款,自己一辈子在医院抬不起头。

  虽然套叠肠管切或者不切可以犹豫一下,但长有肿物那一段肠子是必须切除的,切那段肠子的时间正好也可以作为肠管血运的观察期,所以,我毫不犹豫就开始动手离断肿物所在肠管对应的系膜了。几分钟后,系膜断好了。这时,再检查原来发黑的肠管,肠管竟然已经红润了,虽然肠壁仍然水肿,但肠管颜色和正常肠管几乎没有区别,系膜血管也在搏动,我和助手都长出一口气,终于不用把孩子那么长的肠子切掉了。

  手术后,孩子回到病房就持续发烧,体温就没低过38.0℃,心率快,肚子胀。术后第三天,孩子的状况依然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已经有休克早期的表现,于是转入了ICU。可病情仍在恶化,休克症状越来越严重。在术后第五天清晨,我们一致决定再次手术。

  在五天之内进行第二次手术,很多家长都无法接受,但孩子的父母没有任何质疑和怨言。

  第二次手术开始了,我如坠深渊:肠坏死,第一次被套入的那段肠子已经完全坏死了,坏死组织释放大量毒素以及并发感染。我们只得把坏死肠管作了切除。

  走出手术室,我心情沉重地向家长交代了手术中的情况,并告诉他们第二次手术虽然做完了,但因为孩子之前的感染太严重,术后恢复仍然不容乐观。孩子父母的表现真是让我动容,除了感谢我们的抢救,没有一点猜疑,没有一句质问。这种信任更让我心生愧疚,我只能在心里暗下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把孩子救回来。

  再次手术后,病情似乎并没有好转的趋势,术后两天心率都维持在200次以上,由于炎症介质影响了血管的通透性,孩子全身水肿,眼睛都没法睁开,肚子胀得像皮球,感觉死神就蹲守在她旁边等她咽下最后一口气。那段时间,内疚、担心、恐惧、焦虑时刻折磨着我,根本睡不着觉,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ICU查看她的病情变化,值班时只要空下来就守在她的床边,盼望着奇迹降临逆转病情……

  接下来的好几天,每天去检查这个孩子的时候,都是孩子妈妈默默守在ICU门口。我问孩子爸爸怎么不来了,她说这段时间因为孩子生病,他一直没开出租车,损失了很多钱,现在孩子住在ICU里面,看不到孩子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去开车赚点钱交医药费。

  术后一周,在我已处于绝望的深渊时,孩子的病情竟然有了好转的迹象,渐渐有了排便,心率逐渐下降并平稳,全身水肿慢慢消退。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孩子完全恢复了健康,恢复进食后也没有出现短肠综合征的症状,顺利出院了。

   出院那天,孩子父母对我们医护人员千恩万谢。虽然我们帮这家人申请到了一万块的救助基金,到出院的时候,仍然欠了三万多元,没有人和家长提欠费的事情,我们默许孩子出院了。也没有人去催过账,三个月后家长自己回到医院把所有欠账全还上了。

  医学发展到今天,有了很多进步,但仍然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开刀或者不开,决策正确率的高低和医生的素养、训练有关系,但很多时候也和运气有关系,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是人就会犯错,水平最高的医生也会有犯错的时候,我们可以在经验和教训中不断总结经验,提高正确率,但永远无法保证不会犯错。

  因为种种原因,中国医患关系的现状是剑拔弩张,医患互不信任,互相提防。一方面,患者经常质疑医生的医疗措施是不是掺杂了自己的私利,只要有了不好的预后,不管医生是否有违诊治规范,都讨要说法,甚至诉诸暴力,以致杀医血案频现。另一方面,医生为了尽量减少漏诊误诊,多做检查,不敢采取有效、对患者有利但可能要冒一点风险的措施,或者不想承担任何责任干脆让患者自行去选择方案;不敢收治疑难复杂、预后不好的病人,远离有猜疑行为的病人,结局就是医患两伤。

  而这个故事里,我认为,正是因为家长的宽容,才能让我们正视治疗中的失误,全心全意投入到救治中去,也正是因为医患之间完全的信任,才最终携手化解了诊治过程中的一个个危机,争取到了每一份希望,战胜了死神,挽回了孩子的生命。

(原载:《中国青年报》2014.04.02,作者:深圳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医生 裴洪岗)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关  闭】
  江苏省公安机关互联网
  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
           江苏省卫生厅主办 | 备案号:苏ICP备05071004号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42号  邮编:210008  网站编辑联系电话:025-8362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