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上访谈


2011-10-19 陈少军副厅长走进江苏新闻频道政风热线


发布时间:2011-10-19
 

节目录音正在播放……

[主持人]  各位好,我是王璟,北京时间早间9点,欢迎选择收听政风热线节目。先看天气.

[主持人]  今天走进直播室的嘉宾来自省卫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陈少军

[主持人]  陈厅长,我们首先跟全省的听众打一个招呼。

[陈少军-省卫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各位网友好,政风热线这个节目比较有影响,做了多年下来了,我们厅里面也多次到这里来跟大家交流,很有收获。从我们卫生部门来说,关系大家的健康,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工作责任非常大,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好,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机会,更多的渠道跟大家做交流,听取意见,接受监督,也是做一些宣传沟通,所以我们今天非常高兴到这里来跟大家做一些交流,接受咨询投诉等等。

[陈少军]  今天走进直播室的嘉宾来自省卫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陈少军,驻省卫生厅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主任李毅,省卫生厅农村卫生管理处副处长刘益兵,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张金宏,省卫生厅食品安全综合协调与卫生监督处副处长唐月明。

[主持人]  大家都知道政风热线节目崭新的四位一体运作模式,已经正式运行了,除了每天上午九点到十点您正在收听的江苏新闻广播南京地区FM937和江苏新闻综合广播AM702并机直播的《政风热线》。中国江苏网此时也同步在现场进行文字直播,新华日报也在开设专栏对热线相关热点内容进行深度追踪报道。另外江苏公共频道电每周一晚间20:30至21:00也会将我们节目中反映的相关问题进行跟踪报道,周三同时段复播。所以今天节目现场新华日报、江苏电视台、中国江苏网的媒体同行也都在。好了各位,如果您有需要反映的问题,有四种联系方式和我们联系,现场热线025-84652577,24小时热线电话025-96110;短信平台编辑600加内容,移动、联通、电信都是发送106211883,每条一元。或者登录省政风行风热线网上咨询投诉平台(www.jschina.com.cn)。想了解更多新闻,敬请登录江苏广播网,http://937.vojs.cn

[主持人]  我们各位听众网友观众,如果有卫生方面的政策需要咨询,或者有问题需要投诉,此刻有四种方式和陈厅长进行互动。

[听众]  网上公布的结果刊登一下。网上基本药物的中标结果,看了以后里面有一个啊花苦胶囊(音),要卖到35.1元,差距会这样大吗?这样制订分组就是让一些东西卖得更好一点?

[主持人]  这位听众是对药品的价格提出自己的疑问。

[陈少军]  这一次我们基本药物的采购过程当中,我们有一个分层次的,所谓第三组和第四组,第三组是百强企业产品,第四组是普遍的产品,每一组的进价是根据最低价中标的,也就是在每一个组里面,它和它竞争对手的竞争结果,我们采取的是最低价中标的原则,各个组之间的价格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要看每一个组的竞争的激烈情况。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第三组和第四组的竞争不那么激烈,或者第四组的价格比第三组的价格还要高,我们做调平处理,第三组的价格可以适当高于第四组的价格。

[听众]  为什么第三组的价格一要高于第四组的呢?

[陈少军]  基本药物的采购我们是分质量层次的,相对来说,百强企业的产品质量、工艺、成本等等相对比第四组要高,这也是市场这么多年以来的基本状况。

[听众]  据我了解,好象国家所有的药厂都要通过TMP认证。

[陈少军]  会后可以交流,情况比较复杂。我简单说一下,同样一个产品,在我们国家现在可能有100多个企业生产,这100多个企业的价格是五花八门的,不同企业的生产的产品的生产工艺并不完全一样,生产的成本也不完全一样,我也到一些企业看到了,进口的一个生产线可能几千万,国产的生产线可能就一两百万,成本是完全不同的。

[陈少军]  第二,这些年来的销售情况来看,从它的市场认可度,临床疗效,实际上也有一些差距,客观上是有的,但是这种差别目前比较缺乏权威的公认的测量手段,但是药检部门给我们提供的标准来说,药品有国家标准,企业标准,行业标准,行业标准是最低标准,企业标准要高于国家标准。

[主持人]  我们这位听众的问题在政策的层面还是比较复杂,而且可能还牵涉到我们相关政策的制定,听众对每一个价目的差距提出的质疑,我们先留下听众方式,之后就这个问题做进一步的沟通。

[陈少军]  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说明。

[主持人]  下一位听众。

[听众]  我想反映的一个情况是南京脑科医院,我们在国庆前后,夜里面唱了一个歌,被一个男护士拖下床了,把他捆起来,一直捆到第二天的晚上,一天一夜,不给喝水,然后一个护士用枕头物住了鼻子,到了晚上的时候,中间护士长换了床边,仍然是捆着的,然后他就要求能不能捆得松一点,然后她就故意捆得更紧,并没有动他,第二天他就说只剩一口气了,如果没有气就死了。

[主持人]  这个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

[听众]  就是国庆前后,因为我们有两个星期没有去看他,可能是九月底也可能是国庆初这个阶段。我想这个事情,作为脑科医院来说,如果是一种治疗手段,我们也无可争议,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明显的违规行为,你用枕头捂住他,不让他呼吸,我们是交了费用的。

[主持人]  有没有跟医院反映?

[听众]  反映了,我们要求让医院立刻来人,没有人,他们的主任说不来,要等到上班以后,到今天也没有人来,我们当时报警了,说是医疗纠纷。用枕头捂头,跟治疗不相关,我们讲的这件事在脑科是同时发生的,我们那一天又同时听说,他的脚被踢中了。

[陈少军]  你讲的内容我听明白了。

[听众]  脑科医院,多次发生。

[陈少军]  不论是捆住,不给喝水等都是不对的,从我们医疗管理来说,卫生是一个人道主义的行业,不管对什么病人,救护和关怀是第一位的,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具体的情况我们这里也没有讨论太详细,所以我想请我们导播把这位听众的情况记录下来,我们直播之后会认真的调查处理。

[主持人]  请我们这位女士把电话留给场外的工作人员。下一位听众。

[听众]  我是一个卫生局的劳工,退休很多年了,但是还时时刻刻关注这个系统的工作,我今天反映一点个人的看法,我们的卫生工作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里就不说了。在省人民医院我看到一个情况,就是他们在感染科里面,交叉感染和病人的隔离这方面有缺陷。譬如说一个皮肤感染的病人跟一个急性肝胆的病人床和床在一起,这不怎么适合,床位如果再紧张也不能这样做,而且医生和护士他们在两个病人床位之间的操作过程当中,也没有严格注意到隔离的这方面的操作,我想引起的后患比较大。第二个我发现人民医院的看守制度不严格,他们的墙上是挂了,病人不可以随时出去,譬如讲的急性黄丹型肝炎的病人,刚刚发现住院,但是每天都是在外面就餐,

[听众]  我们当时看到这个情况确实很着急,因为这个确确实实是影响太大了,如果我们的医院的管理制度严格一些,这样的急性传染期的病人是不允许出去的。

[主持人]  您反映两个层面的问题,其实就是医院对于病人的管理问题,而且我们这位听众曾经还是一位医务工作者,也是从比较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陈少军]  我听出来,这位是我们老的医务工作者,现在仍然关心我们卫生发展,非常的感谢。

[听众]  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省人民医院的化验单,也不止是我一个人知道,因为如果在门诊,化验出来的化验单,下午出院了,或者是明天出院了,这个化验单是没有用的,还要重新做,如果重新检查耽误的时间比较长,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主持人]  我们这位听众的问题,我们听一下陈厅长的回答。

[陈少军]  非常感谢我们医务界的前辈,确确实实医疗管理问题比较复杂,风险点也比较多,需要加强控制,特别是我们这位听众提到了,我这里简单的说一下,医院感染控制是我们医疗工作很突出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非典之后,大家这方面的意识加强了,但是感染控制还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关注。再一个探视制度,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是很严格的,什么时候探视,老一点的同志可能会记得,当时还要带一个证件或者是一个卡,现在群众对探视的要求也比较高,我们怎么样加强管理措施加强探视的管理,控制医院的感染,保证一个良好的秩序,我们这方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陈少军]  再一个,刚才我们这位同志讲到的,化验比较多,现在实际上问题是什么,医疗事故的处理过程当中,有一个举证倒置的过程,这样就带来了一个防卫性的医疗比过去多了,各式各样的毛病都给你查一遍,将来如果出了问题了,我就可以举出证据来,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实际上我们从医疗管理来说,控制医疗费用,防卫性医疗也是要加以控制的,这也需要我们医生更加的敬业,更加的细心,我们在卫生改革的过程当中,按病种结算费用,搞临床路径实际上都是在逐步的解决这个问题,具体我想请我们的医政处的张处长说一下。

[张金宏-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  这位听众你好,谢谢你对我们医疗行业的关注和关心。刚才我们陈厅长已经把你反映的一些情况跟你做了一些沟通

[张金宏]  应该来说,这么多年来,我们从行政部门来说,还有从我们广大医疗机构医务人员来说,我们还是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更加方便,更加有效,更加优质的医疗服务。省人民医院作为省里面的一家大医院,承担的医疗,教学等包括一些突发事件的任务是很重的。这么多年来,在医疗的改善方面,在医疗行为等方面还是有成效的,就你反映的一些问题,化验的问题我们一直是在推荐医学检查结果的互验,我想您可能是一位专业人员,有的是要专业观察的,有的是要在作业过程当中边做边观察的,有的基本上是相对稳定的,这些相对稳定的结果是不需要重复做的,就你反映的这个问题,我想会进一步的去调查了解。关于病人的诊治,实际上它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刚才我们陈厅长也说了,诊断的方法有直接根据他的一些临床表现,体征检查结果正面去判断,就省人民医院这样一个大医院来说,很多的病人病情比较复杂,通过医院提供的一些实验室的结果,提供的症状和结果不能判断的时候,那就是要做一些排除法,在诊疗的过程当中,到底医院里面有没有一些不规范的行为,或者说过度医疗的行为,会后我们一定会到省人民医院进行调查了解,我们会进一步跟你沟通,我们也希望你如果方便的话,把联系方式可以留下来,我们开门办卫生,开门办医院。

[听众]  我想反映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残疾人,就是因为卫生部门对我们残疾人的优惠待遇很多,但是我们在下面卫生部门一样也报不到,可以帮我解决一下吗?

[主持人]  是参加新农合的吗?

[听众]  是的,我是低保户,也是残疾人。

[主持人]  当时产生的费用是符合新农合的标准吗?

[陈少军]  是江苏人士吗?

[听众]  是句容的。

[陈少军]  一个是新农合的报销问题,还有一个是残疾人的补助问题。我给你说明一下。

[陈少军]  新农合从2003年开始,我们省里面开始试点,到2004年开始铺开,保障的水平不断提高,从最初的30元,到现在已经到268元,这当中75%是各级政府出的,实际上是政府为老百姓,为农村居民提供了这样一个基本的医疗保障,保障的水平在不断的提高。但是跟其他的保障水平来说,我们这个新农合的筹资水平仍然是比较低的,应当说,这些年我们每年都在进步,而且今年我们省里面已经通过了,从6月1日已经实施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条例,筹资水平跟农村居民的人均收入也挂钩了,这样也有一个动态增长的机制,动态增长的机制有了,筹资盘子大了,报销就会越来越多。

[听众]  去年是1万报50%。

[陈少军]  各地的报销情况不一样,你所提到的尿毒症这样的,一般情况下,新农合的补偿比例,今年的工作目标,政策范围内补偿达到70%,到医院看病,所有的目录在新农合的范围之内,可以报70%。

[听众]  报不到。

[陈少军]  还有一个是在县内就医还是在县外就医的问题。是在乡镇卫生院就医的还是在县医院,也是有一些区别的。这样的一个报销比例对于一些特别重大的疾病还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所以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针对一些重大疾病,采取了一些特殊的办法,

[陈少军]  比如说去年我们重点解决的,儿童先天性心脏性和儿童白血病,这些我们采取了新办法,新农合报销70%,医疗救助再报20%,也就是说先先天性心脏病和白血病这一块报销了90%,大大的缓解了负担。今年我们也将两癌逐步纳入了新农合的大病保障当中,逐步的提高保障水平。我们的工作实施之后,我想可以大体上解决你所谓的特别困难的问题。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就是残疾人的问题,残疾人我们跟民政部门也联合有一些政策,特别是五免五减半,这些政策落实了吗?

[听众]  没有落实。

[陈少军]  五免五减半的政策如果没有落实到位的话,我们进一步了解情况给你回复。

[主持人]  这位听众反映的,很多的政策通过很多的渠道了解到,但是最后的落实当中是有问题的。包括我们节目组当中今年很多的听众都反映新农合的问题,比如说参保新农合,然后发现卡里面没有钱,交给了村干部了,结果没有把个人信息登上去,这是我们在工作当中遇到的反映,就是在新农合操作当中出现的问题。

[陈少军]  这也是接受投诉的地方。

[主持人]  下一位听众。

[听众]  我想请问一下新农合的报销,现在好象如果你报了2000元就不给你报了,政策是怎么规定的呢?

[主持人]  新农合报了2000元就不给报了,到底是不是有这样的封顶?

[听众]  对。

[陈少军]  从我们的政策来说不应该发生这样的情况,因为我们的新农合的封顶线是人均收入的8倍以上,所以不会存在2000元。

[陈少军]  可以说得具体一点吗?

[听众]  是连云港赣榆县的,报了2000元就不给报了,每个人只可以报2000元,我就想问一下,这个是怎么规定的?

[陈少军]  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具体的政策,连云港是怎么规定的,可以请我们的刘益兵处长说一下。

[刘益兵-省卫生厅农村卫生管理处副处长]:对于你说的这个问题,可能在乡镇卫生员看病的时候,有一个总的限制,总共看了大概多少钱?

[听众]  总是小病不断,去看就报一部分,到了那一次就不给报了,问为什么,说就给报2000元就不给报了。

[刘益兵]:是住院还是门诊?

[主持人]  是在门诊的时候产生这2000元的费用吗?

[刘益兵]:我们是以一个县为统筹的,一个县就是一个政策,你门诊看病的时候有一个总的包干,各个医疗机构在怎么包干,执行这个政策的时候,有可能是限制你总的当年报销的最高限额的时候,可能就不给你报了,有这样的情况,因为我们门诊的统筹盘子不是太大。

[听众]  以前好象没有这种规定。

[刘益兵]以前没有,但是我们现在要控制费用的增长,也是保障我们农村,特别是参合农民的权利,如果连续看的话,有的用的药不合理,有的检查不合理,所以我们各地在制度方式改革,门诊这一块,从卫生部的角度都在推怎么预付和怎么包干的形式,但是各个医疗机构在总的包干形式确定的时候,有的不一样。你这块可能没有纳入到特殊病种里面,如果纳入了可能报销就比较高了,你刚才说的是门诊这块,是什么病。

[听众]  就是年龄大了,什么腰疼,咳嗽等。

[刘益兵]:你反映的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是像这种情况不是很多,我们为了解决类似的问题,特别是刚才前一位听众讲的肾病,纳入了特殊病种里面。你刚刚讲的就是每年看的病种很多,所以就不能纳入特殊病种里面的报销了。

[主持人]  我们先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来,请卫生厅的工作人员回去以后,对照一下连云港的政策,看一下报这2000元的操作有没有问题。下一位听众。

[听众]  我是一个基层医疗机构的一个工作人员,我们上一次的医药目录当中,有一些比较便宜的药比较难卖,像什么人丹,什么治脚气的药,老百姓有意见,说这个药怎么没有了,厂家说不愿意购,厂家说配备部门不愿意配,我们找了当地的卫生部门协调,想问一下有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陈少军]  这一次基药采购的配送工作有一个调整,过去配送工作也是由各地招标指定的,这一次改成由中标的生产企业自行配送,或者是选择指定配送商,这样我们就把配送的责任落实到中标的生产企业,它如果不配,过去生产商和推销商会互相的推诿,现在我们就找生产商了,如果不配的话就警告,如果再不配,我们会进一步采取措施,会给他进一步的约束,情况会改善。

[听众]  好,还有我们这一次的基药目录的制定,好象还是都是二级以上的医疗机构的,我们这个好象不怎么科学?

[陈少军]  我们专门开过论证会,我们一半以上是选择乡镇卫生员和社区服务员的专家。

[听众]  我们报上去的药不用的,也是专家提出来的是吗?

[陈少军]  是的。现在是各地的用药的差距比较大,各地都推荐的药非常非常少,你推荐一个,我推荐一个,很不集中。

[听众]  是这样的情况。

[陈少军]  我们当时给13个市,说你们推荐30种药,情况是很分散的,但是这些药之间的相互的替代性还是有的。而且在我们的评审过程当中,70%专家是来自基层的,我们有1500多人的专家库,可能你所在的单位没有抽到。

[听众]  谢谢。

[主持人]  下面是媒体提问的时间,下面有请新华日报的记者提问。

[新华日报记者]  我是新华日报的记者,今年4月份的时候,在各大网站转载一位自称是江苏红十字会的人,说该公司经营的一个药物,说有回扣,当时的卫生部门也表态对这个事也严肃的处理,这个事已经过去有半年了,似乎一直没有回复,不知道最新的调查结果是什么?

[陈少军]  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药品采购的问题,还有一个是这一次回扣的查处问题,药品采购的问题,按照我们新的药物集中采购的办法,只要是竞争性的产品,都可以价格压得比较低的,而且在操作的过程当中还有一个上限价,就是在全国各地曾经卖过的价格我们定一个最低的,他必须在这个上限价之下才可以中标。第二个问题,媒体上半年集中报道过的有关的调查处理的情况,我们也是比较认真的做了一些调查,最后的结果确实没有公布,这当中做了一些工作,但是也碰到一些困难,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具体的情况请我们的驻省卫生厅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主任的李毅说一下。

[李毅-驻省卫生厅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主任]  这个问题我们卫生厅是非常重视的,随即由厅领导决定,我们组织了一个专门调查组到具体的医院去调查,在网上公布的信息我们看了一下,这个信息可以这样说,网上当时公布了100多个医生的名单,我们在整个医院都进行了核实,实际上这100多个医生里面有58个根本不是医生的名字,信息要进一步的核实,信息当中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这个我们是在省纪委的关心下,共同把这个工作进行了调查和处理,对每一个医务人员我们都进行了核实,对于药商我们也进行了调查和核实,因为信息有不确定性,

[李毅]  所以对这个药的使用提出了一些要求,有一些进行停用,对药品的使用都有一些监控,提醒了我们各个医院。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对处方的合理,对处方使用的权限都加以了限定。

[李毅]  因为信息的来源有很多的出入。

[主持人]  其实都是也是关心这个事情,卫生部到底有没有结果?

[李毅]  我们当时已经跟媒体沟通过了。

[主持人]  好,我们继续接听下一位听众的电话。

[听众]  我是句容茅山人。

[主持人]  参加是什么?

[听众]  是新农合的医保,前期5%,后期65%,现在是75%,现在化疗已经结束了,在句容医院拿药,报销也是65%。

[主持人]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

[听众]  一个疗程要少花1000元。

[陈少军]  这个药镇医院没有吗?

[听众]  对。

[主持人]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听众]  第二个问题,在南京像这样的特殊病人有优惠,但是我在句容医保中心,他们给我的回复是省卫生厅是有规定的,但是经费还没有拨下来,为什么规定了我不能享受?

[陈少军]  三个问题,一个是关于药的问题,乡镇卫生院可能化疗药没有,之前有吗?

[听众]  之前也没有,是常规医药,前期是报了50%。

[陈少军]  对于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是要加强管理,因为有很多的技术要有相应的人员才可以开展的,这是我们医疗行业的准入管理的方面。在有这样的技术之后,我们开了医疗口子,对于一些慢性病人需要拿药的,我们政策上是允许通过双向转诊关系的二三级医院代购的,已经确诊的肿瘤病人,在乡镇医院,在服务的范围之内,我们是可以带他到县级医院去配药,这是一个问题。

[陈少军]  第二个问题,你讲的门特,可能是我们正在推的大病保障问题,就是农村妇女的两癌,乳腺癌,宫颈癌,具体的操作办法请我们省卫生厅农村卫生管理处刘处长说一下。

[陈少军]  再一个关于医疗救助,我讲的基本医疗保障就是三基本,对于城镇就业者,有城镇职工医疗保障,农村的居民有合作医疗,在这个保障之外,仍然比较困难的,尤其是肿瘤治疗费用是比较高的,在这个之外还有一个医疗救助是我们民政部门主管的,这块你可以跟社区,或者乡镇里面再咨询一下,这个也是有政策的,从生活照顾来说,从医疗救助来说,有专门的费用,各地也有相应的配套费用。

[刘益兵]:关于门特的问题,我们确实下发的文件,特殊的大病费用比较高的,但是又不能住院的,比如你刚才说的化疗的问题,化疗一般都是门诊化疗,也有一部分是住院化疗的,对于乳腺癌化疗的是不是划到我们特殊门诊里面,句容是怎么做的还要了解,我们这个文件也希望各地要严格的执行,我们建立新农合制度主要是保障我们农民的大病保障问题,如果句容没有执行我们的制度和规定的话,我们要督促他们抓紧时间落实我们这个制度。

[主持人]  这位听众,我们现场和你说到这里。下一位听众。

[听众]  我想反映两个问题,8月25日,带小孩到省人民医院看病,我们是低保户,我们是残疾病人,作为这样大一个医院,对于低保户为什么没有照顾?

[陈少军]  是普通门诊吗?

[听众]  是普通门诊。收的550元。

[陈少军]  还是需要了解一下,挂号费还是1元,这当中是不是有一个门诊诊疗费,还有我们惠民医疗这块,实际上就好象我们老人坐公交车不要钱,操作是这样来的,政府部门把这个钱给了公交公司,内部有一个结算机制在这里,我们省人民医院和南京市的民政部门怎么做,我还要了解一下,我不是很清楚。

[听众]  我8月29日,带小孩到鼓楼医院,挂了主任的号,但是没有找到他,特别的耽误我们的时间,那里的秩序很乱,根本没有什么喊号的,一直到12点05分才到我们,一直等到2点钟,说这个主任不在,到3号楼去等,后来说他上手术台了,一直没有等到。

[主持人]  今天我们的节目已经进入尾声了,此刻还有听众打我们的热线,但是已经不能够接近直播室了,没有关系,场外有很多的电话我们会集中的梳理,也会把这些问题转交给卫生厅,最后请我们陈厅长就今天的节目做现场小结。

[陈少军]  今天我们到这来来接了8个电话吧?

[主持人]  我们现场一共有8位听众的电话,还有一个媒体记者的提问。

[陈少军]  我们感觉很有收获,也很有感触,从问题来说,比较集中在医疗管理方面,包括脑科医院的情况,包括在省人民医院就医的情况,涉及我们医疗管理制度执行的问题,有医疗保障问题,主要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比例等,还有一类情况就是我们医疗质量控制,特别是我们退休的老医生给我们一些建议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  今天感谢陈厅长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也感谢各位对政风热线的关注,明天再会。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卫生厅主办 | 备案号:苏ICP备05071004号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42号  邮编:210008  网站编辑联系电话:025-83620929